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外汇

剑绝九天第九百六十七章黄雀在后搭配

2020-06-02

剑绝九天 第九百六十七章 黄雀在后

天邪离开了,不过萧宁等人并没有去追。

兰心只能守在祭台附近,无法离开太远,而萧宁现在的状态并不比天邪好,根本没有把握留下他。

虽然天邪最后留下的话听起作者:来有些傻帽,不过他的话没人会怀疑,反而让萧宁满脸凝重。

特别是那一句,修界之中并不是只有付水笙一个元阴之体,也就代表着,除了付水笙之外,他还知道另外有人也是元阴之体。

也就是说,等天邪把伤养好之后,第一时间应该就会着手天魔合欢大阵的事情。

那么下次再见面的话,对话很可能已经是剑王级别的人物了。

如今天邪的实力已经让萧宁感觉到压力山大,双方的差距不是一般大,要是让天邪真正踏入剑王层次的话,那么这个差距就将拉得更大。

要知道,天邪在被镇压之前就已经是剑王级别,而且还不知道是处于剑王的哪个阶段。

如今解封之后,因为天地桎梏的出现,让天邪始终无法迈出最后一步,突破剑王的这个瓶颈,以至于如今的境界还在剑主巅峰。

但就算剑主巅峰,天邪也已经是修界第一人了,一旦突破到剑王,那么就将无人是他对手,哪怕用人海战术也很难对他造成威胁。

更何况,一旦突破了天地桎梏,天邪的实力依旧可以提升。

以邪魔的心性,恐怕会利用人类的精血,来弥补他因为镇压而流失的能量。

那么要不了多久,天邪就将重新恢复到巅峰时期的实力,甚至很可能因为再一次突破瓶颈,反而让实力更高一层。

如果他在镇压之前只是剑王初阶还好说,虽然依旧强得离谱,起码还有一线生机。

可要是当年他就已经是剑王高阶,甚至剑王巅峰了,那萧宁除了自己也同样突破天地桎梏之外,恐怕再没有其它办法了。

而萧宁自己如今也不过才刚刚迈入剑主而已,剑主这个层次可不是那么好提升的,必须一次次渡过生死劫才行。

生死劫的威力,萧宁也见识过,如果只是贝惋晴当年渡劫时的那种威力,萧宁现在也已经有把握能渡过去了,甚至可以在短时间内连渡两三次。

当然,前提是后生死劫的威力,不要比之前提升得太多才行,要不然萧宁也没把握能在剑主的层级中渡过太多次生死劫,最多也就是天邪那种程度而已。

渡完生死劫之后,必然是要巩固一段时间的,这个根本急不得。

三转四转的剑主巅峰,这种程度肯定是无法满足萧宁的,毕竟熏也说了,将来他是要争夺大世之人,就算无法达到九转剑主,起码也得七转八转才拿得出手吧?

那么问题就来了,萧宁想要晋级剑王,起码也得好几年的时间。

而在这段时间内,天邪根本不可能等他,哪怕萧宁可以找个地方隐世起来,但若整个修界沦落到天邪手中,怕是也很难找得到安生的地方。

更何况渡劫的时候动静那么大,有心要调查的话,萧宁根本也不可能隐藏得起来。

“必须要破坏他的天魔合欢大阵才行!”萧宁目光变得异常坚定。

他并不认为自己会比天邪差,甚至在他看来,天邪最后只能由他来收拾,整个修界中已经没有人能收拾得掉天邪了。

可是他现在还差天邪太多了,必须要依靠大量的时间,才能够追赶上天邪的脚步。

然而天邪并不可能等他,那就只能在拖延天邪脚步的同时,自己也以最快的速度赶上去。

熏在一旁说道:“以天邪现在的状态,想把伤完全养好,就算靠着邪功,吸收他人之精血,也不是短时间内可以养好伤的。”

萧宁点了点头,跟着道:“虽然天邪现在大势已成,在整个修界中几乎已经没有人能阻止得了他,不过也因为他行事太过高调,整个修界都将联合起来抗衡他。等水笙接受完传承之后,我们就把有关他的消息全部传出去,到时候让整个修界都一起来对付他。”

萧宁想要单凭一己之力,就算能够拖住天邪提升的脚步,也会耽搁自己的修行时间,那么就只能让其他人来了。

而且,整个修界的势力加起来,行事自然比他一人独行要更顺利得多。

别看天邪实力强横,可一旦让他得到最后一个元阴之体,整个修界都会沦陷。

在这种威胁之下,不仅仅是南方修界,恐怕北方修界那么的人也不可能坐得住。

单打独斗或许没人是天邪的对手,可要是所有剑主联合起来,就算天邪教也得退避三舍。

熏看了他一眼,道:“不过现在你还是先恢复一下实力再说吧,趁着她现在还在接受传承,我觉得你也可以把第一次生死劫也给渡了。”

萧宁的实力已经达到了临界点,要不是等着渡过生死劫,想要冲击剑主二星也是能够做到的。

这次经过跟天邪的战斗,虽然被逼得很狼狈,但同时也让他有了感应到生死劫的契机,这点比起当初贝惋晴一直苦修要幸运得多。

熏自然是看出来这一点,所以才会有些一说。

付水笙的传承需要三天时间,与其白白在这里浪费时间,还不如趁着这时候把第一重生死劫给渡过去。

不过萧宁却是有些犹豫,道:“但那样会不会把其他人给吸引过来,要是中断了水笙的传承,岂不是功亏一篑了?”

萧宁自然也想过这样做,但相比起来,还是付水笙的传承更重要一些,反正也就是三天时间而已,大不了到时候让付水笙去传播消息,而他自己则留下来渡生死劫。

“哼,谁管她!”熏有些傲骄地道。

她提议萧宁在这里渡生死劫,就没考虑过付水笙。

在她看来,把其他人吸引过来更好,要不是天邪的威胁实在她大,之前她甚至都有想过要放水了。

反正不管怎样,熏就是看付水笙有些不顺眼。

萧宁也是微微苦笑一声,对于熏的心理他并不太清楚,但也知道,熏说的都是气话而已。

“恐怕你是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就在这时候,一道声音忽然在这寂静的地宫底部响了起来。

这声音的出现,让在场的萧宁几人全部变了脸色。

单从声音来分辨,就能够听得出来,说话的人修为显然也是不弱的,哪怕比不上天邪,对他们来说也是极大的威胁。

而且对方的话中,明显是不怀好意,来者不善。

不过萧宁却是听出了另外的线索,这个声音的主人他认识,正是之前指点他进入地宫的人。

夜神会会长,巫占河,实力是巅峰剑主!

果然,伴随着声音落下没多久,阴暗中一道身影缓缓走了出来。

此时巫占河脸上带着一丝戏谑的表情,然而眼睛却是看向祭台上的付水笙,眼中充满了狂热。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应该是传承仪式吧?也就是说,得到了剑王的传承,才能够有机会突破到剑王层次?”

巫占河如今也是巅峰剑主,如果他能够得到剑王传承,同样能够直接迈入剑王层次,这个剑王传承对他的诱惑力,显然比天邪还要大得多。

只是没想到,他竟然一眼就看出来了,而且连得到剑王传承就能突破至剑王的事情都能够猜得出来,果然不愧是搅乱修界风云的人物。

“巫占河!”萧宁面色一沉,“好个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他实在失策,本以为打跑了天邪基本也就安全了,没想到这个家伙,竟然就隐藏在背后。

恐怕在天邪来到地宫底部的时候,他就已经悄悄跟了过来,一直都躲在暗中观看两虎相争吧?

“哈哈哈!”巫占河现在是胜券在握,而且比起天邪,他显然城府更深得多,哪怕对剑王传承垂涎三尺,依旧能够收回目光来。

随即便听他得意地道:“没想到吧?你们拼得要死要活,最后却便宜了我,也多亏了你们能够让天邪重伤,要不然恐怕我还真没这个机会呢!”

如果当时是天邪赢了的话,就算天邪在重伤的情况下,巫占河想要从他手中抢走传承也是不易。

本来巫占河是打算等双方同时僵持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他再出手,直接偷袭两方的,却没想到萧宁几人最后竟然能将天邪给打跑了。

这样的结果对他来说,自然比之前的预想还要更好得多。

毕竟他对上天邪没有把握,可是对上萧宁他们自然不同了,他可不会犯下跟天邪一样的错误,再加上现在萧宁已经没有多少战斗力了,如今他可畏是十拿九稳。

“你是不是高兴得太早了!”兰心跨前一步,一脸平静的看着巫占河。

不过她表面虽然平静,心头却依旧一紧。

巅峰剑主,比起天邪的威胁自然要小许多,可现在萧宁的状况有目共睹,这巫占河完全就是出来拣便宜的。

巫占河眉头一挑,看着兰心啧啧赞道:“来自上界的前辈,气质果然不俗,与我们这些凡夫俗子确实不同。”

随后他话锋突然一转,说道:“前辈,其实认真说起来,你应该也只是负责传承而已,那么谁的资质更好,对你来说应该是更好的传承者对终于在2014年两人牵手走进婚姻殿堂象吧?我虽然不敢自认绝世天才,但比起他们几个小鬼,还是要强得多了,最起码你选择我的话,想要换取的利益,收效会更快吧?”

ags:

民间消肿止痛中草药方
衡水中医牛皮癣医院
女性乳腺癌前期症状
阳泉白癜风好的医院
平顶山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黄山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