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信托

代表龙皇尸尊第一百六十五章他要和我斗吗

2020-09-17

龙皇尸尊 第一百六十五章 他要和我斗吗

仇莫离和流尘这一对死敌,此时可是杀红了眼,一边打还一边对骂着,他们战斗的余波已经夺走了几百条生命。

松瑶瑶双手在权杖上面的珠子摸了摸,珠子闪过一阵光芒后,松瑶瑶手中多了一个拇指大小的暗黄色珠子。

只见松瑶瑶撅着嘴巴说:“哼,让你们打架,那就让我鬼针蜂陪你们玩一会吧!”。

说完,松瑶瑶捏碎了这枚珠子,珠子被捏碎后,飘出了黄黑参半的烟雾,然而这烟雾不被风和气流影响,直接朝着仇莫离和流尘飘去。

这烟雾越飘越浓,越来越大,雾状小颗粒开始慢慢变大,不到片刻变成了一只只长着半指长的毒蜂。

带着令人头皮发麻的嗡嗡声,成群结队地朝着仇莫离和流尘飞去。

“那是什么东西?”仇莫离刚刚躲过流尘的攻击后,突然听到嗡嗡的声音,转头看见了似乎是一缕烟雾朝着他们飘来,似乎又不像。

流尘也停了下攻击脚步,他突然惊讶道:“这好像是鬼针蜂。”

流尘赶紧将灵始剑和固始剑合体,变成无数条铁锁链将自己缠绕在里面,就跟个蚕蛹一般。

鬼针蜂速度非常快,体积又小,数量又多,仇莫离原本想要将这东西全部杀光,可是他发现这些小东西虽然不是什么高级妖兽,但是它带毒,而且这数量太多了。

原先他还心里还嘲笑流尘长得跟女的一样,胆子也那么小。

他也运气在自身周围筑起护体罩,那些不要命的鬼针蜂瞬间将他包围得严严实实。

“哼哼,这些可是经过改良的鬼针蜂,各方面都变得很厉害,拖延你们一会不是难事。”松瑶瑶有点得意地说,刚好看到赶过来的殷琪。

“殷琪啊,你修为不是很高,就先找个地方躲起来休息下,免得被误伤。”松瑶瑶笑眯眯地看着殷琪,殷琪她只见过一次面,她刚来洛阳城,殷琪没多久就被送走。

“四姨娘你这招可够阴的”殷琪冷冷淡淡地说了这一句后,转身就离开了。

松瑶瑶看着殷琪远去的背影,笑了笑。

清玉公子支撑这个轩灵决也很费劲的,要是单独支撑还没啥事,主要是上空那些攻击的余波,这些力道可是接二连三地来,他也感觉到很吃力。

千之璇一边打着一边怒骂和虚姥姥,因为虽然是三人混战,但是虚姥姥很明显主要还是攻击她,而玉虚子时不时地攻击千之璇和虚姥姥。

这样打下去都不知道得打到几时,洛凡奇在退到后方,似乎很开心看到三人的混战。

虚姥姥虽然有伤在身,但是也是十分难缠的对手,她的本领是虚柔影,她的身躯在攻击的时候能够柔软到不可思议的地步,而且还能跟橡皮筋一样拉长身躯。

千之璇有好几次都快攻击到虚姥姥的时候,虚姥姥突然身影变得虚无缥缈,她的攻击瞬间化为乌有。

玉虚子虽然大多数是在躲避,但是他暗中施展他领悟到天地法则。

虚姥姥和千之璇实力相当,千之璇攻击不是很最强悍,但是她的防御是相当不错的,她十指都带着一个小铃铛,这些小铃铛都由一根丝线连起来。

这些铃铛可是毕月阁历代阁主传承的宝物,也只有当上毕月阁阁主才能够佩戴,它的铃声一响,声音不大,但是绝对能够让百米之内的对手灵魂受到波及,这些铃铛叫摇魂铃。

虚姥姥也在这铃铛上面吃过亏,她原本在千之璇攻击她时,她施展绝招使得自身身体化为虚无,想趁机重伤千之璇,哪知道千之璇那摇魂铃这么厉害,她实在受不了这灵魂上的折磨,有种晕晕乎乎,再不走的话,可能会因此败下来。

玉虚子在一旁施展的领悟技能开始慢慢凑效,虚姥姥和千之璇似乎也感觉到异常,洛凡奇眼中精光一闪,嘴角微微上扬。

“这是什么回事?”千之璇突然发现了,怎么她的力量好像被慢慢地削弱,她惊讶地看着虚姥姥,发现虚姥姥此时也是相同的神情,她马上意识到了是玉虚子搞得鬼。

不仅如此在千之璇和虚姥姥的周围也出现了一排闪烁着黑色幽火的火焰球,令人惊讶的这些火焰还掺杂着电流。

“玉虚子你这个卑鄙的家伙”千之璇对着玉虚子破口大骂着,虚姥姥连忙使出浑身解数,来防止这些幽火突然爆炸。

洛凡奇看到这些黑色幽火的火焰球出现时,恍然大悟地说:“原来这就是他常年游玩的目的,居然被他抢先领悟到了五行之术地控火术。”。

自行领悟的五行之术,可是不同其他修者掌控之术,这些五行的灵素来源于天地自然,威力可谓是无穷无尽,操控者可以利用领悟的控术对其进行编造施法,刚刚玉虚子就是利用控火术之中的抽离术,强行将千之璇和虚姥姥体内的火元素调动出体内。

万物生者,不仅有灵魂和躯体还是五行之灵,虽然很稀少但是缺一不可。

不过玉虚子施展这五行控火术也是很吃力,这是他第一次真正施展,而且一下面对的是差不多同等级的修者跟他修炼时有着很大的本质区别。

这两个对手本身实力就不弱,加上顽强地抵抗,玉虚子也只能咬牙坚持这,这就看看双方谁的耐力比较强悍。

千之璇也收起了想要怒骂的心思,专心地对付着这一排幽火,她弄出了几个分身去引爆那些幽火,第一次分身接触到幽火的时候瞬间两者在爆炸期间化为乌有。

千之璇也是损失了一些灵力,不过这对于她来讲比本体被炸掉要好上许多。

在哭鼻子想要回家。王维坤找到新兵班长说出了自己的故事用掉几个分身和一些法器后,千之璇基本快支持不住了,既要用强大的灵力阻止幽火地进攻,又要一个个消灭幽火,这让她感到身体体内灵力正在快速耗尽,又容不得她休息片刻。

她愤恨地看着玉虚子,这家伙让自己的损失几个分身还有好几件高级法器,这些幽火这么那么厉害,连法器都能瞬间摧毁。

千之璇终于坚持不住了,她对着玉虚子喊道:“玉虚子,算你狠,我不玩了,姑奶奶不陪你们瞎搞了。”

听到千之璇投降了,玉虚子轻轻地松了一口气,千之璇退出那么他也就轻松多了,于是他就将幽火从千之璇身边撤走。

幽火撤走的那一瞬间,千之璇深吸一口气,刚才那幽火存在的时候,连呼吸都火辣辣地疼痛。

千之璇瞬移到流尘身边,带着流尘消失在这里,留下了回荡着的声音:“玉虚子,我很记仇的,今天的帐我会找你算清楚的”。

另外一边的虚姥姥情况很不妙,原本带伤的她,加上幽火的威迫,她此时犹如一个乞讨的老人,满头银发的她被烧焦了一小撮,显得既滑稽又凄凉。

虚姥姥一心想要治好她的旧伤,林倩对于她来说不仅可以治伤,重塑容颜,还能让她有机会报当年之仇。

她此时也很不乐观,下方的松瑶瑶看到虚姥姥这般摸样,着急到眼眶泛红,她知道虚姥姥是多么想恢复容貌,而且每当病痛发作之时,她都是看在眼里。

“虚姥姥,你还是放弃吧,以你现在的实力,不必要做无谓地牺牲。”玉虚子也不想杀人,但是看到虚姥姥那拼命的摸样,不仅开口劝说道。

虚姥姥有点虚弱面前说道:“要我放弃,不可能,除非我死了。”

玉虚子无奈地摇摇头,这时一旁的洛凡奇突然动手了,只见他说:“庄稼好像差不多了,是时候收割了。”

虚姥姥和玉虚子一惊,糟糕,被阴了。

洛凡奇瞬移到玉虚子背后,左手带着兹兹的强大电流朝着玉虚子后背拍去。

玉虚子没料到洛凡奇竟然出阴招,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直接被洛凡奇从空中击落。

紧接着,洛买书凡奇朝着虚弱地虚姥姥攻击而去,虚姥姥明知道这抵抗无效,还是用尽全力迎接这强大的一击。

洛凡奇的力道绝对是强悍的,在他快速攻击虚姥姥时,流速在他身旁的空间都开始出现了波动。

bong的一声,虚姥姥直接飞出了好远,将下方的好几座高峰都撞崩塌了,虚姥姥此时也不在人在哪里,可能被埋没在乱石堆下。

“姥姥”松瑶瑶歇斯底里地喊着,泪珠不禁顺着脸颊落下,她几次瞬移来到了那几座高峰,发疯似的寻找这虚姥姥的踪影。

洛凡奇仍旧一脸脸冷酷,看了下方的仇莫离,冷冷地说了一句:“废物。”

直接隔空朝着清玉公子的轩灵决一击,轩灵决瞬间被击垮,清玉公子也因此受伤跌落在地面。

下方的人潮变得更加混乱,擂台上的贵宾此时也淡定不了,个个连忙逃窜。

“洛阳城,就是我这近几年来要灭城的目标。”洛凡奇的这句话让洛阳城的百姓都似乎听到了死神的召唤,全部都恐惧地看上上空的洛凡尘。

就在此时,空中有出现了一个同样带着面具,浑身布满黑金色鳞片,四肢有着爪牙和充满爆发力的肌肉线条,好像麒麟臂又好像传说中神龙的龙爪。

洛凡奇看着眼前的男子,他看着他的眼睛,笑了笑,他知道他是谁,他要和自己斗?



青海治疗白癫风医院
曲靖哪里有白癜风治疗医院
锦州治疗白癜风花多少钱
标签
友情链接